首页 > 言情 > 

千金裘之不一样的番外

千金裘之不一样的番外

  • 状态:已完结
  • 分类:言情
  • 作者:流霞举
  • 来源:有书阁
  • 更新时间:2021-11-25 17:11
千金裘之不一样的番外小说

简介:卫蘅是主角的小说叫做《千金裘之不一样的番外》,小说精彩节选卫蘅谢昭身上发生的故事,小说作者是流霞举。靖宁侯府得了卫氏重病的消息,大伙都目瞪口呆。老太太和卫峻夫妇立即赶到齐国公府,在这一段,卫峻和齐国公在一起寒暄,是齐国公的老夫人,是楚国公的,是楚国公家的,是楚国公家的。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三爷明日便要去边城,什么时候回来,尚未可知,苟日新交给别人打理,卫蘅不愿。”

“我早就说过,我陆湛的夫人,不能行商。”

“此一时,彼一时。”卫蘅嗤笑一声“三爷如是说,卫蘅当时如是听而已。请问齐国公府中,上至祖母、母亲,下至各位嫂子,她们嫁妆中的铺面都是何人打理?”说到此处,卫蘅语带嘲讽:”莫不是我这苟日新日进斗金,三爷舍不得放手?“

“小人之心”,陆湛脸色铁青,厉声道:“这点东西,我还放在眼里不成。”

卫蘅不怒不惧,面不改色,冷眼看着他:“既然如此,请三爷把印信还给卫蘅。”

陆湛强自压抑住心中的怒火,冷笑了一声:“我若是不还呢?”

“不还也无妨,反正店契都在我名下,顶多麻烦些,重新换一件印信罢了。”说到了这一步,卫蘅反而一派坦然。她端起茶,轻轻啜了一口,姿态轻松闲适,不疾不徐。

陆湛眼中怒意翻腾:“如此放肆,卫蘅你不怕我休了你?”

“休了我?“卫蘅忽然一笑,笑声里含着五分苦涩,五分自嘲:‘这样的日子,纵被休弃又有何妨啊?"顿了顿,她轻声道“于你于我,都是解脱。”

陆湛反手攥住卫蘅纤细的手腕,咬牙道:“你想离开······”生生把“我”字咽回去,改成了“国公府”,一瞬间眼底的愠怒让瞳孔微缩,他的声音变得森然尖锐:“莫非你还想再嫁给别人?”

卫蘅挣扎了一下,却被陆湛的手死死地钳住,无法挣脱,索性不动,她昂起头来,紧抿着樱唇,直视着陆湛,微微挑起的眉梢蕴着无言的高傲与不驯。

陆湛更是怒不可遏,恨声道:“陈士安?还是谁?卫蘅,我不放手,你一辈子也休想踏出国公府半步后院!”

卫蘅眼神如冰似雪,她冷冷地看了陆湛许久,忽然问道:“你方才说我放肆,说要休了我;现在却又不肯写休书,陆湛,你不觉得自相矛盾?”言辞如刀,带着刮骨的锋利。

陆湛一噎,不自觉甩开卫蘅的手腕,退了一步,脸色阴沉:“卫蘅你闹够了罢,你不要脸面,靖宁侯府也会因着你这样的女儿而蒙羞。”

卫蘅呆了呆,退坐在榻上,以袖遮面,良久,忽然感到无比厌倦,厌倦这难以掌控的世事,厌倦自己泥沼深陷的人生。她懒怠抬头,只低低说了句:“我乏了,三爷请便罢."

十月的天气,深夜时分,已是寒气逼人。寅时未过,(后半夜3时至5时)陆湛已经收拾妥当,准备夤夜出发。他留下捧雪在京城联络事宜,只带了引泉牵了坐骑悄无声息出了齐国公府侧门,一路疾驰,出了上京西门。天色将亮时,两人来到西山大营,见了骁骑军总调度司司首杜长冲,点了两千骁勇善战的铁骑,随陆湛日夜兼程,赶往西北边塞----安城。

安城地处雍州西北,乃是大夏与西羌接壤的军事重地。

庆和十七年冬初,西羌王元旭大举入侵安城西三百里的上谷、渔阳,先攻破上谷,杀死上谷太守孙素,又打败渔阳守将韩子国,劫掠百姓两千多人,粮食财宝无数。安城守备杨安林一面命快马加急八百里急报京城;一面整饬军备,积极备战。眼见西羌军势如破竹,杨安林日夜忧心如焚。

陆湛风餐露宿,星夜奔驰,十日后终于抵达安城。眼前形势紧迫,顾不得休整,立即着手布置军中事务。半月后,西羌五万兵马浩浩荡荡直奔安城,途经贺兰山时,就开始遇到有大夏骑兵来偷袭,人数只有几千,却个个骁勇剽悍,而且绝不恋战,贺兰山地势复杂险峻,他们却了如指掌,忽然而来,倏忽而去,无可追击。西羌军损失不算惨重,行军速度却不得不慢下来。

大军出行二十日,夜,夏军数十人携带火油,潜入西羌粮草队,烧军粮无数。西羌王元旭震怒。

大军出行四十日,西羌军已遥遥可见安城城楼。他们没有探明的是,安城城外十里,密密麻麻挖了上万的陷马坑,里面都埋设着锋利的竹签。安城外军营shibing等西羌大军堪堪将到十里时,故意慌慌张张狼狈撤退,西羌军擂鼓助威,一路追击而来。陆湛立在城头之上,手持了望镜(原书上说大夏海外贸易繁荣,有此舶来品),遥望西羌junren仰马翻,死伤无数,俊朗冷肃的面容上露出嗜血的微笑。

安城的冬天格外的冷,北风凛冽、滴水成冰。此处本就地广人稀,城西二十里便是荒漠边缘。西羌人千算万算没料到陆湛的雷霆狠绝手段,在羌军抵达之前,他就下令将安城方圆三十里的树木砍伐殆尽,就近村落一律迁入安城,别说粮食,连根柴草都不曾丢下;所有水井全部用石条封堵,上面堆上泥沙掩盖。城门四周加盖瓮城,周边密置陷马坑、拒马枪、鹿角木,蒺蔾阵;城墙之上弓箭,雷木,滚石,床弩,飞钩,石灰,无所不俱。

杨安林久闻陆湛之名,见他如此布置,摆明只守不战的姿态,巡查时不由提出疑问。陆湛微笑道:“天寒地冻,补给困难,若此时守备在城下,当如何?”杨安林心神领会,捻须大笑。

庆和十七年冬,羌军几次攻安城不下,伤亡甚众。时天降大雪,shibing疲敝,补给不继,遂退军。陆湛率军一万人正面追击,游击将军马毅率军一万,轻车将军公孙直率军一万,分左右两路包抄,于贺兰山东麓大败羌军,斩杀敌军过万,大捷。

消息传回上京,永和帝大悦。却又看奏折上写道定国将军陆湛身中流矢,重伤不起,有性命之虞。永和帝即可下令,着骁骑军护送太医院院史孙尚文携带各类名贵药材,轻车简从赶往安城。

齐国公府也得了这个消息,老夫人乍听之下,差点昏厥过去,她颤颤巍巍指着老国公:“都是你这老东西,非让阿湛学什么兵法战略,练那劳什子上阵杀敌的功夫。我孙子都中了探花,好好做个文官不好吗?要是阿湛有个三长两短,我······”一时间老泪纵横,丫头们赶紧扶住了。

齐国公也是忧心忡忡,被老妻骂做老东西也顾不得计较,他看了看脸色惨白,神色惶惶的楚夫人,又瞧了瞧茫然无措的国公世子,觉得都没法指望。扭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卫蘅,见她嘴唇虽然发白,神情倒是还算镇定,遂问道:阿蘅,你觉得······。”卫蘅忖了忖,道:“赶快派人去请华寿延,咱们家护送他马上去安城。这次,让兰姨娘跟了去,她伺候三爷多年,周到细致。”楚夫人握住了卫蘅的手,点了点头。

华寿延与陆二爷骑马先行。兰姨娘带了国公府诸人收拾的补品药材并各色物件儿,还有一沓个人写给陆湛的书信,坐了车一路赶往安城。

兰姨娘到达安城时,已是腊月二十七。马车走在安城大街上,她偷偷掀开一角,向外张望,街上人烟阜盛,熙熙攘攘,推车的,挑担的,路边儿吃馄饨的,热气腾腾;抱着小女儿买花的,喜气洋洋,大伙儿都张罗着过年的年货,热闹非凡。兰姨娘默然想道:“也不知三爷现在如何了,今年的国公府这个年会怎样呢?”忍不住一阵心酸。

兰姨娘比华寿延晚到了将近七日。她们一行人到将军府门口时,引泉并府中管家带了仆役已然在门外迎接,稍作寒暄便引了兰姨娘从侧门进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