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部小说 > 言情 >

霸道总裁宠妻如命冷若冰

霸道总裁宠妻如命冷若冰

  • 状态:已完结
  • 分类:言情
  • 作者:水绕天涯
  • 来源:阅文
  • 更新时间:2022-01-04 21:38
霸道总裁宠妻如命冷若冰小说

简介:小说《霸道总裁宠妻如命》是一本很好看的优质现代言情小说,这里有冷若冰南宫夜小说全文阅读:“哼!我还以为你避而远之呢。”南宫夜鄙夷地嗤笑,“郁蓝溪是与你不一样的女人,下一次讲话留意一点。”和她不一样的女人,含意不就是,她下流,而郁蓝溪纯洁么。冷若冰懂了,这也是分手费,在提示她不能跟郁蓝溪胡言乱语,不能损害到郁蓝溪。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她们暗中长期给父亲下毒,以致父亲的身体越来越差,不得不把公司大部分事宜都交由助理洛衡来打理,渐渐的,洛衡几乎掌握了公司的全部命脉。

十三岁那年,真相终于揭开,原来简秋和简初嫣是洛衡的妻女,简秋嫁给父亲便是洛衡设下的计,目的就是侵吞江家的财产。怪不得简秋会那么得父亲的喜欢,原来父亲的喜好全部由洛衡告诉了简秋,简秋完全是有备而来,投其所好。

可惜一切都晚了,父亲已经病入膏肓,无力回天。在最后的时光里,父亲被软禁在了江家别墅的后院里,见不到阳光,见不到可供相信的人。

在最后的弥留之际,父亲偷偷告诉她,一定要逃出江家,另寻活路。一直被当作公主娇养的小小的她,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不知要怎样才好,只有无助地哭泣,心里像有无数把利刃在无情地割裂。

父亲走后,洛衡一家凭借假遗嘱,顺利窃取了江家所有的财产,而她受尽了洛家的折磨和欺辱。

在洛衡和简秋的眼里,她始终是个碍眼的人,虽然她只是个孩子,但也要斩草除根。所以,在父亲走后的第二个月,一个阴云密布的黑夜,他们迫不及待地放了一把火,烧了江家别墅,意图造成她被大火烧死的假像。

后来,温吉海怕她藏在龙城不安全,就偷偷联系上了父亲的一位海外至交,也就是她后来的养父冷岳。冷岳是西凌国一位知名的建筑设计师,与父亲在建筑观点上惺惺相惜,于是成了要好的朋友。冷岳怜惜她家遭不幸,于是就偷偷将她接到了西凌国,倾心教授她建筑设计知识。

可是,她的命运就是这么多桀,安定的生活只过了三年,就又发生了变故。

十七岁那年,冷岳突患重病,很快撒手西去,留下孤零零的她。在那个举目无亲的国家,她一无所有,只好辍学,为生计苦苦奔波。她端过盘子洗过碗,搬过砖头扫过大街,替超市送过货,替饭店送过外卖。

在一身落迫中,她被西凌神殿少主司空御选中,纳入神殿,她成了神殿的一位暗夜杀手,代号夕阳天使。除了这些,神殿资助她完成了学业,让她拥有一个普通人的身份。

西凌国是一个宗教性国家,由西凌皇室直接管理,但皇室受控于神殿。民众信奉皇权神授,所以每一任西凌皇人选都要由神殿来认命,而且每一项国家大事,都要经过神殿最终认可,皇室才能下发文件。可以说,西凌国的真正统治者不是皇室,而是西凌神殿。

西凌神殿为维护国家安全稳定,排除异党,会秘密养一些特殊的人才,冷若冰就是其中之一。她主要负责暗杀那些危害国家安全的恐怖组织者,或意图逆反神殿的异党首领。

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纤柔女孩,成长为一名暗夜杀手,她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魔鬼训练,吃过常人难以想象的苦。这些年,她为神殿杀过很多人,她的手沾染过很多鲜血,她的心早已风霜满刻。

倘若她心里还尚存一点柔软的地方,那就是对父亲的怀念。自小,父亲就希望她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建筑设计师,过最幸福最安定的生活。所以,与父亲一起生活的十三年里,她学了很多建筑设计知识,后来又有冷岳的培养,她的设计水准真的很高,这一点她非常有自信。

前些时日,她向神殿少主司空御请求回龙城复仇,司空御思考再三答应了,但要求她复仇之后立即回西凌,而且神殿不会向她提供任何帮助。她郑重保证决不食言。

她知道司空御喜欢她,也许正是因为那一点喜欢,才答应了她这个请求,试问哪一个神殿中人,能有这样一次机会。

但是,司空御的喜欢,霸道,强横,控制欲也很强,而且身份地位悬殊,她不敢承受。所以,每当司空御向她看过来的时候,她都会自然避开,心如止水。

西凌少主,何其尊贵,如今她已非完璧之身,想来他也不会再有非份之想了吧?

其实她一点都不想再做夕阳天使了,她时刻没有忘记父亲的话,要过最幸福最安定的生活。可是神殿势力那么大,她要如何才能解脱?

大仇得报之后,她要寻求一条自由的逃亡之路。谨遵父亲的遗愿,做一名优秀的建筑设计师。

看着她在大火中哀嚎求助,他们一家放肆地大笑,像三个魔鬼。

他们以为一个十三岁的孩子是无论如何也逃不出那场大火了,于是不待火势结束便驱车离开了。

也许是老天有眼,管家温吉海和他十二岁的女儿,一直潜伏在别墅周围,见洛衡一家走后,便不顾生命危险冲入大火里将她救了出来。

她永远不会忘记温家父女对她的救命之恩。她清晰地记得,为救她,温吉海被落下来的火柱砸伤了后背,而他的女儿温怡也被烧伤了脖颈。

所以,再回龙城,她除了要复仇,还要寻找恩人。

“爸爸,你放心吧,我一定可以做好的……”

女人在梦中呓语了一句,戛然打断了南宫夜的思考。他再次转头看向女人,她的手紧紧抓住被角,眉宇紧锁,柔弱的身子散发着一股不屈的倔强。

南宫夜的心再次被那根不知何处飞来的孔雀翎划了一下,又不算很痛地颤了颤。

原来,这个女人是在为父亲嘱托的梦想而曲折奋斗,柔弱又倔强的模样倒是令人疼惜。

疼惜?南宫夜突然被自己这个想法惊醒了,他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一个不相干的女人,他为何要疼惜?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