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痞子兵王

痞子兵王

  • 状态:已完结
  • 分类:都市
  • 作者:寒雪独立人
  • 来源:阅文
  • 更新时间:2022-01-12 14:18
痞子兵王小说

简介:都市小说小说《痞子兵王》已经为你整理好,是由作者寒雪独立人创作而成的,小说的主人公是许言封妙婵。小说精彩节选:听到许言的名字,本来懒洋洋的萌狗哈哈,忽然欢呼着跑了过来,绕着许妈妈打转。许妈妈安抚了它一句,仔细的看了起来,待到看完之后,她把报纸往桌上一扔,低喃的自语出口,“原来我儿子没进部队,而是在部队外活受罪,不行,我得去接他回来。”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走吧,唐连长的话,你也听到了。”哨兵上前,恨铁不成钢的瞪了许言一眼道:“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多好的机会呀,你却…哎,算了,能帮的我都帮了,是你自己没有好好把握。”

望着唐觉离去的背影,以及哨兵失望的表情,许言清楚的认识到,自己似乎干了一件蠢事,让本来已经渐渐向他打开的军旅大门再一次闭合上。

“我不会放弃的。”

短暂的呆滞后,许言拳头用力的攥紧,眼底决绝之色闪烁,然后他就在距离部队门口不远的地方站立着,状态正是军姿!

亡羊补牢!

在品尝了自己酿的苦酒之后,在唐觉明确的表达了拒绝之后,许言的心态发生了转变,开始真正的发奋起来,他要用实际行动,将自己之前缺失的信用补上,让唐觉改变主意,虽然这条路无比艰难!

建设永远比毁灭来的艰难!

在给人留下坏印象之后,再想让对方改观,无疑要花费更多的努力。

许言现在便是如此,被发现作弊已经过去十天了,这十天里他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每天在部队外站军姿蹲马步,极力的想要弥补自己缺失的信誉,脸上身上的汗水从没断过,却依然于事无补,唐觉再也没有多看过他一眼,似乎已经对他死心。

蹲完半个小时马步,许言喝了些盐水,略微歇了几分钟,深深的望了一眼部队,又重新站了起来,这一次是站军姿。

单见他两脚分开六十度,两腿挺直,大拇指贴于食指第二关节,两手自然下垂贴紧,挺胸、收腹、抬头、目视前方,两肩后张,身体微微前倾,使重心压在前脚掌,站了一个非常标准的军姿。

许言稳稳的站在原地,不摇不动,宛如一尊雕塑,只有微微起伏的胸腔,以及面颊上无声流淌的汗水,证明他是一个人。

有人说站军姿,是一切军事动作之母,可以将体内的气跟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骨骼最佳的协调兼顾,将气与力完美的舒展,形成了一体最大的合力,站成一棵挺拔的劲松。

许言现在感觉自己就是那棵劲松,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按照父亲一直教他的办法,他似乎真的感觉到体内有气流动,一股从小腹顺着两腿向下,使两腿挺直夹紧如柱,双脚虎虎生威,紧紧抓住地;一股从小腹向上,散至两肩与头顶,使肩平头正顶住天,眼盯前方不斜视,风吹沙迷眼不眨;一股收腹提臀,护住身体,使身体如钢铁一般坚固…

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

随着时间推移,他的呼吸越来越粗重,双腿也沉甸甸的,像是灌了铅一般,全身更是无一处不酸疼,可是他却咬牙坚持着…在他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认输”这个词,唐觉越是无视,越是激起他的斗志,对方不是不屑一顾吗,那他便坚持到对方认可为止!

眨眼又过去了几天,这一日许言正在站军姿,天上忽然飘起了小雨,雨水合着汗水模糊了双眼,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许言挺立如松,双眸一眨不眨,眼眸深处,有一股不屈的狠劲闪烁…

就在许言咬牙坚持之时,一辆写着东海晨报字样的商务车,从部队门口驰过,车上一名时尚的美女记者,不经意间看到雨中的许言,忽然冲着开车的司机喊道,“停车!”

“怎么啦?”司机踩下刹车,车子靠路边停下。

时尚女记者朝着许言方向一指,道:“倒回去!”

“寻常军人站军姿而已,没什么可采访的吧!”司机撇嘴道,对此不以为意,不过却依言将车子倒了回去。

“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许多人都有当兵情节,如果咱们采访到了猛料,并将之报道出来,相信民众会感兴趣的。”

女记者眼眸闪烁,一瞬间便想起了好几个标题,比如“揭秘部队真实生活”、“雨中军姿展军人之魂”、“问题军人雨中受罚”之类的,越想她就越觉得有深挖的价值。

车子倒回到许言身旁,车窗随之摇下,女记者透过车窗,冲着许言问道:“你好,我是东海晨报的记者张岚,可以采访你一下吗?”

许言甩甩脑袋,将脸上的雨水甩落,定睛朝着女记者看去,却见她看起来二十一二岁,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装,身材玲珑凸凹,保持的非常好。

最引人瞩目的是她的眼瞳,精致没有丝毫瑕疵的五官下,是一双东方罕见的碧色眼瞳,翡翠双瞳深邃如梦,足以让任何男人为之疯狂。

片刻的失神之后,许言便回过神来,眉头不悦的蹙起,虽然张岚是美女不错,可是对方的态度,却让他很是不爽,想要采访他却连车子都不下,也未免太大牌了一点,再加上在部队外连续站了近半个月的军姿,却始终无法打动唐连长,许言心头也有几分急躁,因此面对张岚的问话,他眼皮一翻,直接选择无视。

见许言看着自己发呆,张岚好看的眉头一挑,眼底多了几分不屑,以为许言跟那些觊觎她美色的臭男人一样,被自己的美貌给迷惑了呢,便直接问道:“你是军人吗?”

“不是!”许言淡淡开口。

听许言这般说,张岚越加兴致高昂,继续问道:“那你为什么要在这里站军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