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诗剑奇情录

诗剑奇情录

  • 状态:已完结
  • 分类:都市
  • 作者:江寒
  • 来源:阅文
  • 更新时间:2022-01-14 16:32
诗剑奇情录小说

简介:武侠小说《诗剑奇情录》已经为你整理好,是由作者江寒创作而成的,小说的主人公是张洛薛寒雪。小说精彩节选:张洛止住了慕蓝雨:“不要胡说。”再回头对罗潇雨等人说:“几个莫怪,我只有一个问题想问问大家,也没有他意。罗潇雨双手抱拳说:“不知道少侠想问什么,只是有所了解,无不奉答。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潇潇道人看着苏云翔,摆了摆手,道:“就这样吧!”

说完就慢慢转过身向正堂里走去。

张洛对着潇潇道人略一拱手,将紫金琉璃盏收起,下山而去。

少年见场面已经安定,张洛突然就转身下山,对他没有半点理会,不禁心头大怒,对着张洛的方向追了过去,口中不停的喊道:“死洛子,你给我站住!”

人活在世上,总会有些意料意外地事情发生,有时正在吃着饭却突然晕倒在地,口吐白沫,家人紧张万分,急急忙忙的送到药房里,经过大夫的诊治,最终无力回天,魂归天府。有时会在出门的时候被一坨黄金绊倒,然后一生无忧,逍遥自在。

有时走在路上突然就掉下来一块砖,一桶水,一泡屎,谁也说不清在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有可能什么也没有发生,日子照旧,该遭的苦难继续遭,该受的罪殃继续受,也有可能突然之间就变换了人生的面貌。意料之外是人在这个世上活下去的唯一的理由,江湖也是如此。

张洛离了青城山,便马不停蹄的赶往湖北君山。成都距离君山约有两千多里路,即便是日行八百里的快马,最快也要三天左右的时间,然而张洛在成都寻找马匹的时候却发现,成都驿站里的快马已经没有了,不知道是谁在三天前就将所有的马匹一股脑的买走了。

张洛在成都找不到一匹马,然而徒步去君山又太过于遥远,他只好从驿站里买了一匹仅剩的骡子。

现在张洛就是骑着这匹骡子在官道上向君山而去,骡子的速度实在太慢,令他有些无奈。现如今的情况,虽然走小路距离会短一些,然而骡子的速度会变得更加缓慢,走官道虽然距离远些,然而路比较平直,速度还会快一些。

不知道什么缘故,官道上没有人,整条宽阔的官道上只有张洛一个人在骑着骡子走路。这着实令人感到奇怪。但是现在张洛没有心情去思考这些事情,如今他需要快一些到达君山。

然而天不遂人愿,突然一声响箭冲天而起,紧接着一个人从官道旁的树林冲了出来,楞直的站到骡子前,张洛急忙用手握住缰绳,勒停骡子。

只见面前这个人手握宣花大斧,穿一身粗布衣服,满脸胡须,豹眼虎额,直挺挺立在张洛面前,吼一声道:“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打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张洛不禁哑然失笑,正白当中,官道之上,竟然有人堂堂正正的打劫,真正是闻所未闻,奇哉怪也。张洛仔细地打量着面前大汉,看他岁数,虽然满脸胡须,却感觉并不到三十岁的样子,他对大汉说道:“不知壮士高姓大名,何以就拦住我的去路。”

大汉高叫一声:“我乃落英山大王付子聪,专在此路上做些好事。护送过往路人。”

张洛一听,心头更乐,此等强盗行为竟然说自己是在护送过路的行人,真可谓是无耻之尤。

他不禁更加奇怪,听他语言想必他已经在此道上打劫过许久了,此处距离成都尚且不远,官府中人竟然没有人来处理,也是令人诧异。想来也是这段官道上没有行人的缘故了。

张洛对大汉说道:“想必壮士是想要银两了,不知道多少可以让我过去呢?”

大汉说道:“我本也是做好事,不拘多少,一百两也可,一千两也行,这看小兄弟是想要怎么过去了。”

张洛问道:“这怎么说?”

大汉回道:“一百两爬着过去,一千两站着过去。”

张洛说道:“哦,这样说来,我不交这银两是不行的喽?”

大汉怒目圆瞪,大喝一声:“如此,你先尝尝某家的大斧。”

说话之间,只见大汉抡起大斧就向张洛砍去。张洛见斧势凶猛,双脚一夹骡马,顺势而起,同时一手拍向骡马的后股。却见骡马受惊似的向前猛突,张洛一个回旋从空中落下。大汉的斧头本来直向张洛连人带骡一起砍去,此刻见张洛已经不在骡子上,骡子却直冲冲的向着他冲过来,赶忙架住斧势,用力一扬,将斧头收了回来,一个侧身,躲过骡子的冲撞。

张洛在一旁看见大汉的动作,不禁赞叹一声:“好能耐!”

大汉躲过骡子之后,重新举起大斧向张洛砍去。张洛见斧子落下,侧身躲过,却将右手握拳,向前一步,正中击向大汉的腹部。却听得哐当一声,大汉手中斧头飞了出去,人也躺在了地上。

大汉在地上咳嗽了几下,挣扎着站了起来,捡起斧头对着张洛说道:“算你厉害,有本事不要走!”说罢便向树林里狂奔而去。

张洛看他模样,暗笑几声,然后高叫道:“阁下技已观看多时,何不现身一聚。”

却见丛林中阴影一闪,便有一人飞快的来到张洛面前。只见这人打扮与青虬紫蛇并没有多少差别,唯一不同的是带着一副鬼头面具,对着张洛哈哈一笑道:“张少侠果然好功力。”

张洛道:“你们地府的人果然藏头露尾的能力非同寻常。”

来人哈哈一笑回道:“张少侠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