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职场沉浮录:较量

职场沉浮录:较量

  • 状态:未完结
  • 分类:都市
  • 作者:成天浪
  • 来源:万读
  • 更新时间:2022-05-23 19:23
职场沉浮录:较量小说

简介:《职场沉浮录较量》是成天浪写的一本小说,主人公是马思骏于紫菲,故事情节感人,人物性格鲜明。职场沉浮录较量小说精彩节选:针对马思骏这一年轻人的,无论是周哲夫,或是已经几乎把乔凤凯围堵下去的年青人,都没把他当回事。马思骏开始说的两三句她们压根没听,当马思骏放嗓门,也表明出自已的不满意,这些人也才把目光落在马思骏的脸部。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马思骏听话地关上门。就在马思骏要陪着笑脸,跟于紫菲打招呼时,忽然,于紫菲从办公桌上拿起一本厚厚的书,向马思骏狠狠地扔过来。那书并没有打到马思骏的身上,马思骏看到于紫菲早就气红的脸,装做一脸懵逼的模样说:“于书记,你这是怎么了?我又怎么惹你生气了?”

于紫菲也不说话,找东西,要继续向马思骏攻击,仿佛只有打到他,才能缓解一下自己的气愤,于紫菲看到茶几上有一只烟灰缸,她两步就走过去,拿起烟灰缸就要向马思骏砸去。马思骏一看,这可使不得,这要是砸到自己头上,在镇里可就闹大笑话了。他马上说:“于书记,你别动。你现在是镇委副书记,不是招待所所长。”

马思骏那意思是,虽然招待所长没什么发展,但那是自己的一片天地,没人能管得了她,而现在是镇委副书记,有太多的人都在盯着她,有人盯着她是因为她长得美,有人盯着了是怕她抢了自己的位置。还有人既盯着她的美貌,又想打压她发展的势头。这点于紫菲作为从县委办公室副主任出身的女人,不可能没有意识到。

也许马思骏的这句话,让于紫菲马上冷静下来,但脸上的气愤却一点也没有减弱,放下手里的烟灰缸,本来就十分高耸的胸脯,急剧地起伏着,手指点着马思骏,喘了几口气,才终于发出声音,气急败坏地骂道:“马思骏,我问你,你是不是要成心跟我过不去?你如果要是按的这份心,那好,你给我滚出大岭镇,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如果你不想走,那我走。我也看得出来,我说的话就等于放屁,你不但不听,反而处处跟我对着干。我们两个是不可能在一起了。”

于紫菲的这番话,说得够损也够狠,把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面皮完全撕破了。其实,这两个人之间并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关系也十分平淡,除了有两次十分不雅的接触,马思骏还多多少少的在这个漂亮女人身上占点便宜,此外就没有一点的感情基础,于紫菲能做到这一点,就已经很不错了。

马思骏虽然是个喜欢感情用事的人,但他绝不是看不出眉眼高低,马上陪着笑脸说:“于书记,请你息怒,千万不要再生气了。你生气,一点都不好看了。”

于紫菲继续骂道:“马思骏,我都要被你气死了,还好看你妈的老逼?我他妈的真是傻逼透了,怎么把你带在我身边?我这不是傻逼呵呵的自己给自己找病吗?”

如果是别人这样骂他,他就要扭断他的脖子。哪怕丽丽敢这样骂他,他也绝不容忍。但自打跟于紫菲这个女人搅和在一起,就听到这个女人不止一次地恶狠狠地骂他。他虽然也提出抗议,但于紫菲似乎就毫不忌讳都骂。

马思骏虽然不喜欢挨骂,但此刻于紫菲的愤怒,他还是心里有愧的。他说:“于书记,你慢慢说。我也知道不该惹你生气,可我的话也不是针对你啊。”

于紫菲哪里容得马思骏的反驳,继续说:“马思骏,你也知道我们过去是什么处境,才能离开县里,来到大岭镇的吧。我他妈的跟人上了床,脱光衣服让人弄着玩着,才得到个镇委副书记的职位,我他妈的容易吗?可是,我居然让你给我整的里外不是人。”

于紫菲说的急促,喘息了几下接着说:“马思骏,我反复说,大岭镇的官场现在十分微妙,下一步当镇委书记或者镇长的还不知道是谁。今天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胡雪峰当镇长的时间不长了,乔凤凯很可能就要镇长人选。我就是个副书记,根本就没有跟他对峙的资格。现在团结他,是非常重要的事,可你他妈的居然非要跟他拧着来。”

马思骏辩解着说:“于书记,我也不是要跟他拧着……”

于紫菲的话说的痛快,就连马思骏都难以接茬,于紫菲说:“马思骏,你读了那么多的书,真是书越读的多,人就越蠢。那什么鸡把古建筑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保留下来对你有个屁的好处?你知道今天这个会开的是什么后果吗?你这是公然的向乔凤凯的权力做出挑战,让人看出你根本就没把一个副镇长,下步还很可能是镇长的人放在眼里。”马思骏急切地说:“于书记,我根本没有那个意思啊。我就是想把那片古建筑保留下来。这可是太珍贵了。”

于紫菲说:“再珍贵还有我们现在来之不易的位置珍贵?再珍贵它能给你带来什么?现在可好,这鸡啊巴会开的,一个领导被你气犯病了,一个被你气的成了我们的敌人了。我现在就是想跟你摘开关系都她妈地逼的办不到了。”于紫菲说到这里,脸上露出一阵悲伤的苦笑。

对于于紫菲这番愤怒的话语,马思骏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没用了。都是因为自己太把这个什么权力都没有的新农村建设办公室主任的位置看重了。

马思骏突然变得冷静下来,看到于紫菲的眼睛里含着泪水,也理解于紫菲的心思,她是不想因为自己,跟乔凤凯形成对峙的关系,毕竟于紫菲现在还没站稳脚跟。谁都是从自己的角度看问题,他并不责怪于紫菲对他的不满,只是他太不了解官场规则,他真的只是希望把那片三百多年前遗留下来的古宅保护下来,让大岭镇有一个历史文化遗产。但自己所思所想,看来不被任何人理解。他们看到的只是镇里已经做出的决定和维护领导的权威。那片几百年前的什么古宅,在他们眼里的确什么都不是,无非就是一片破烂的房子。

马思骏感到一阵悲伤,这也是太多历史文化遗产,在这些没文化,就知道自己升官发财,要政绩要面子领导们手下,大肆遭到破坏的原因。但于紫菲居然也是这样的态度,他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了。

马思骏平静地说:“于书记,真是对不起。我的确是不想惹你生气,更不想让你跟我受到牵连。这样,我辞去这个新农村建设办公室主任的职务。你现在就可以跟乔副镇长说这个意思。你也可以跟他说,我是被你免职的。反正你也是我的直接领导,这样对你的面子好些。就这样,想明天就不来镇里上班了。”

于紫菲本来还等着马思骏对自己继续辩解,但她没想到马思骏说出这样一番似乎早就考虑成熟的话,就更加气愤的说:“好啊马思骏,你跟我到这里来,压根就是在坑我,才上班两天就鸡啊巴辞职。好,真好。真他妈的了不起。这更进一步说明我是天下最大的傻逼。还把你当人才看待。哈哈。”

马思骏看到于紫菲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

看着于紫菲哭的梨花带雨,一股浓浓的不舍,在马思骏的心头弥漫开来。

本来,他想开门走人,再也不想跟这个该死的女人多说一句话。可于紫菲那发自真情的嘤嘤的哭声,让马思骏的心又柔软了下来。他看着于紫菲,有太多的话语要说,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说多少安慰的话,也是毫无用处的,让他说温情的话,他又说不出来,但是他的心头还真是涌动着滚滚的温情。

于紫菲娇嫩的脸上,被两颗泪痕衬托的让人分外爱怜。马思骏的脚跟仿佛被定住了似的站在那里,半天才发出一句话,说:“于姐,我的本意不是这样的,可是这里容不得我啊。再说我也不能继续给你填麻烦了。”

一阵短暂的沉默后,于紫菲说:“既然是这样,你想离开就离开吧。反正你也是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发展的前途有的是。最好是离开穆林,让我再也不看到你。”

忽然,于紫菲像一个受到伤害的小女孩一样,呜呜地痛哭起来,这让马思骏懵逼一般傻呵呵的站在那里。

虽然都是哭泣,但流着眼泪和发出的哭声,又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情况。这让马思骏立刻感觉到,于紫菲对自己怀抱着多么大的希望,又对自己有多么伤心。

他可以跟一个女人发生争执,甚至可以对这个女人展开争斗和较量,如果走到了极端,他还可以扒光他的身体,狠狠的征服和蹂躏这个女人,但他真的不想伤害她的感情世界。

难道这个女人对他产生的感情吗?难道这是对他的留恋不舍吗?但他的话说出来,又不能不付出行动,只是没有想到他自己下午那场发言,最后居然是这样的恶劣结果。

还没有一个女人在他的面前表现的这样悲伤,这样触动他的心。

于紫菲动容的哭声和悲伤的表情,让马思骏的心如刀割。也许是为了表达自己的一份感激之情和一种莫名其妙的东西,马思骏跨到于紫菲的面前,猛然的把于紫菲紧紧的抱在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