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巅峰仕途

巅峰仕途

  • 状态:已完结
  • 分类:都市
  • 作者:冬虫
  • 来源:万读
  • 更新时间:2022-05-24 11:24
巅峰仕途小说

简介:岑明月是主角的小说叫做《巅峰仕途》,小说精彩节选林哲宇岑明月身上发生的故事,小说作者是冬虫。林哲宇装出睡过去了的模样,闭着眼睛没动,但是他则是觉得到岑明月靠近了,林哲宇的心率突然加速了,由于他已经感受到了一个有点湿冷的气氛在向自身的脸部看齐。林哲宇的心在演唱在嘶叫,这小丫头原先喜爱积极啊,正打算迎来着那醇香的接吻时,突然听见一个声音道:“司春,你干嘛呢?”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司春,好姐妹才说你的,听我一句话,收敛一点,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拉开距离,安心找份工作,找个好男人嫁了。”

司春哈哈一笑:“我回不了头了,谁不知道我人如其名啊,就是一个思春的坏女人。”

看着司春喝多了疯言疯语,岑明月轻轻摇了摇头,解铃尚需系铃人,司春也够苦的。

不一刻的工夫,便到了家门口,岑明月拿出钥匙去开门,脚下却是踩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不由吓得惊叫出声,向后退了一大步,借着灯光这才看见门边上睡着一个人。

“人吓人吓死人的,混蛋!”司春也被吓了一跳,酒劲上涌,冲上去踢了一脚。

“别,是林哲宇。”岑明月看得清楚,赶紧拉开司春,可怜林哲宇被司春的高跟鞋踩了好几酒,一点反应都没有,呼呼大睡,香得很。

岑明月和司春两人根本扶不动他,只得先打开门,二人一人拉着林哲宇的一条胳膊,使上了吃奶的力气,才把他拖进屋子里,而林哲宇对此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司春出了一身汗,丝毫不顾形象地坐到地上,大口chuan息着:“明月,这家伙太沉了,真替你担心不受他压的。”

“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岑明月没好气地道。

司春揉着额头道:“累死了,我去睡了,你搞定他,我是没力气了。”

对于司春这种忘恩负义之辈,岑明月表示无语,只能叫了一声:“记得洗澡,别睡我房间。”

司春回头格格笑:“你要是能把他弄进你房间,我保证半步都不踏进去。”

岑明月没法子再搭理她,想了想,又出去开了门,果然看到摔在地上已经四分五裂的手机,难怪打电话关机了,看来林哲宇已经在这里睡了好一阵子了。

看着林哲宇睡得正沉的样子,岑明月不由摇了摇头,真是的,怎么喝这么多酒,亏他还能想到mo到这儿来。

一念及此,岑明月心里一紧,林哲宇这个时候来,会不会是想借酒后那啥点什么吧?岑明月的脸微微红了一下,暗骂自己脑子昏了,怎么想这些事情了,林哲宇也不像这样的人。

有了这个想法,看着林哲宇的目光就更加温柔了,换一个角度想想,他既然能在酒后想着这里,完全证明他是念着自己的。

看林哲宇这个样子,想让他自己上chuang恐怕是不现实了,别说叫他了,刚刚司春那几招无影脚他都没应了。拉了他几下,纹丝不动,泄气地自责女人真没用,这时司春洗完澡出来,也清醒了不少,见岑明月靠着林哲宇坐在地上,不由大乐:“你练yu女心经呢?”

“拜托,帮个忙,把他弄到沙发上。”岑明月简直要崩溃了,她总不能让林哲宇这一ye都睡在地板上吧。

又是一番折腾,抬手的抬手,搬脚的搬脚,在这个过程中,林哲宇的衬衫自然也被扯得不成样子,露出了结实的xiong肌,司春就两眼冒光地大赞道:“好棒的肌肉啊。”

“把你的爪子挪开!”岑明月偷袭司春,司春反偷袭,两人闹成了一团。

林哲宇醒来的时候,天才微微有点亮的影子,此时酒意全消,头却是疼得不行。与头一样疼的还有自己的腰和背,林哲宇不由翻了个身,这才发现自己睡在沙发上,再细一打量,竟是在岑明月的家里。

林哲宇不由吃了一惊,回想起昨晚,依稀中记得好像是打了辆出租车,后来……什么都不记得了。

正要起来,听到一声门响,林哲宇赶紧闭上了眼睛,虽然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但是完全可以想像得到自己的糗样,一时之间他还没想好该如何去面对岑明月。

棉拖鞋的声音很小,林哲宇听到那脚步去了卫生间,然后便听到一阵哗哗的响声,很显然,这是在嘘嘘。林哲宇的心紧了一下,这可是岑明月首次与自己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啊,想想林哲宇就后悔,昨天干嘛喝那么多酒啊,醉得人事不醒,连自己进来的都不知道,做坏事也都是有心无力啊。

卫生间的门打开,脚步声却是并没有消失,反而向着自己走了过来。

林哲宇装出睡着了的样子,闭着眼睛不动,不过他却是感觉到岑明月走近了,林哲宇的心跳忽然加快了,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一个略带潮湿的气息在向自己的脸上靠拢。

林哲宇的心在歌唱在嘶鸣,这丫头原来喜欢主动啊,正准备迎接着那香醇的亲吻时,忽然听到一个声音道:“司春,你在干嘛呢?”

“没事,上厕所,顺便看看这小子的睡相,ting老实的嘛。”这是司春的声音,离林哲宇的耳朵很近,这让林哲宇差点就没跳将起来,丫的,差点被骗了初吻,这头se狼。真是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亏她还是岑明月的闺友,居然占朋友的男朋友的便宜,真是其心当诛,不过……那味道似乎ting好闻的。

佯装沉睡着蒙混过关,等到都没了动静,林哲宇才蹑手蹑脚地坐了起来,腰背又是一阵疼痛,整理好衣服,打算不声不响地溜走,免得一会都起来了尴尬。其实最尴尬的还是他自己了,这时,他的手mo到了一样东西,转头看了一下,正是自己的公事包,顿时想起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公事包里的那个笔记本,这也正是他在喝多了的情况下为什么还记得要来岑明月这里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