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都市 > 

通衢大道

通衢大道

  • 状态:已完结
  • 分类:都市
  • 作者:洞房波败
  • 来源:万读
  • 更新时间:2022-05-24 17:57
通衢大道小说

简介:小说《通衢大道》是一本很好看的优质都市生活小说,这里有陆渐红孙莉郎晶小说全文阅读:“东阳的宣传工作很滞后。”陆渐红的话很有些意思,言下之意是初到高河,宣传工作如何开展暂时还没有特别的思路。这一点黄福林很清楚,他也没打算让陆渐红一来就有什么惊艳之举,道:“听说你以前在高河干过,还干了一年多的秘书。”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安然微笑道:“我也就是个提议。”

气氛忽然间沉默了下来,陆渐红起身道:“时候不早了,我得走了。”

安然看了看桌上的手机道:“都快十点了,你去哪?回东阳吗?要不你开我的车回去?”

“不用了,我坐出租吧。”陆渐红站了起来。

安危噗哧一声笑道:“这么晚哪有出租,你要是不想开车的话,就在这里再开一间房。”

陆渐红正要说话,他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接个电话。”陆渐红走到门外,接了电话之后,心头有一些郁闷。电话是蒋长生书记打来的,他在电话里要求陆渐红务必要服务好安然,这几天他不用到乡里去上班,并且所产生的费用全部凭发票报销,其目的只有一个,尽最大的努力将安然留在洪山,让她投资。

说实话,安然是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从相貌、身材到气质都是完美的结合,与美女来往是件很惬意的事,只是这个任务颇为艰巨,能不能完成陆渐红心里根本没底,仅凭着自己曾经小小的帮助过安然一回就让人家投资几个亿,这恐怕太抬举他了。

站在门外想了一会,陆渐红还是决定自己掏腰包住下来,正要不声不响地离开安然的房间,忽然听到安然房间里发出一连串的咳嗽。

最近这段时间,陆渐红虽然没有战斗在非典大战的最前线,但对于非典是非常敏感的,听到安然不停的咳嗽,陆渐红的心提了起来,推门而入,道:“安然,你怎么了?”

“没事,可能刚才回来的时候吹了风,有些受凉。”陆渐红的关心让安然感到一丝温暖,笑道,“你是不是担心我得了非典?”

陆渐红正色道:“安然,非典不是闹着玩的。”

“你害怕吗?要是我真得了非典,你也跑不了。”安然开起了玩笑。

陆渐红哭笑不得,不过安然说得也有道理,跟她接触得这么近,她要是得了非典,自己肯定是自身难保,严肃地说道:“安然,你先休息,如果明天症状加重的话,得去医院查一查。我去开个房间,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我。”

惦记着安然的身体,陆渐红一夜并没有睡实,天还没完全亮就起了床,简单洗漱之后,他便去敲安然的房门,连敲了几声都没有回应,陆渐红心道:“睡得这么死?”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还是忍不住拨了安然的手机,站在门外,能够清晰地听到房间内手机在响,却就是没有人接电话。陆渐红意识到有些不对劲,慌忙叫来宾馆的服务人员,在说明情况之后,服务人员拿出备用的门卡打开了安然的门,安然侧卧在床上,身着一件粉色的长袍睡衣,敞开的领口处露出一片洁白。

“安然?”陆渐红试探着轻声喊着安然的名字靠了过去,安然没有反应。陆渐红走近了,发现安然的脸很红,呼吸很急促,在她额头轻轻碰了碰,触手炙热。非典!这两个字在陆渐红的脑子里一闪而过,在短暂的惊慌之后,陆渐红道:“你们不要进来,请立刻安排医生过来!”

这些日子以来,非典是最热门的议论话题,服务人员见陆渐红神色凝重,也联想到了非典,赶紧站得远远的,向大堂经理汇报了此事,此事非同小可,大堂经理经验很丰富,紧急联系了洪山县医院,吩咐服务人员不得将此事外泄,免得引起慌乱,同时汇报给了君悦的总经理邱长江,邱长江要他不要声张,立即对安然所住的房间进行消毒,至于安然的情况看看再说,如果她真的得了非典,再将此事上报到县非典防治办公室。

由于安然的病情特殊,加上此时正是非典肆虐的时候,而且所出现的咳嗽、高烧等症状与非典极为相似,所以院方如临大敌,对安然进行了全封闭的观察治疗,同时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恐慌,严密封锁了这个消息,对随行的陆渐红也进行了隔离观察,一直到一个星期之后,警报才解除,原来是虚惊一场,陆渐红也被解除了隔离。这一个星期,陆渐红通过短信与安然联络,安然告诉他第二天就从昏迷中醒来了,现在已经确诊,是由于病毒性感冒而引的肺炎,与非典有着根本性的区别,陆渐红这才放下心来,刚刚解除隔离,他便迫不及待地去了安然的病房。

病房里已经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桂副县长,另一个是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罗永民,当陆渐红进入病房的时候,桂刚面无表情地瞅了他一眼,然后用目光询问罗永民,这个冒冒失失闯进来的年轻人是谁。罗永民摇了摇头。

“你怎么样了?”陆渐红直接走到安然的床前,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我没事。”安然坐在床头,笑了笑,向桂刚介绍道,“他叫陆渐红,就是他把我送进医院的。”

桂刚的脸上有了些表怀,向陆渐红道:“小陆同志做得很好。”

“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

桂刚很满意陆渐红的谦逊,点了点头,向罗永民低声说了几句话,然后与安然告了辞。罗永民出门后向医院的院长下了命令,用最精心的服务保证安然尽快康复,院长大点其头,拍着胸口打了包票。

桂刚二人离开,诺大的病房顿时变得空荡荡,安然笑吟吟地调整了一下坐姿,道:“渐红,你又救了我一次。”

陆渐红不顾感染非典的危险,坚持陪同医护人员送安然去医院,安然已经从护士的口中知道了。非典的传染性很强,如果安然真的患了非典,陆渐红被传染的可能性基本是百分之百,治疗非典的药物还没研制出来,死亡率很高,说他冒着生命的危险一点也不为过,所以安然在得知情况后非常感动,不知不觉中对陆渐红的态度又亲热了几分,称呼其为“渐红”。

陆渐红装作没有听清,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那天可吓死我了。”

“对症下药,药到病除,我现在健康得很。”安然故意用力伸了个懒腰,将她挺拔的胸膛凸现得更加巍峨,腋窝外的边缘更是展现出一片耀眼的白皙,在那一篷强力的高耸之下是盈盈一握的柳腰,至细之下陡然向两侧圆润地展开,隐藏在一条薄薄的毯子下面。陆渐红不是处男,但面对如此富有青春活力的身体,仍是内心狂跳,忙转移视线,从床头柜的塑料袋里拿出一个红艳艳的苹果,麻利地削好皮递给安然,道:“来,吃个苹果。”

安然接过苹果的时候,将手按在了陆渐红的手上,柔滑细腻的感觉顿时传递到陆渐红的中枢神经。陆渐红触电般收回了手,安然促狭地笑道:“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