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女先生,请留步

女先生,请留步

  • 状态:未完结
  • 分类:古代
  • 作者:月初
  • 来源:阳光非
  • 更新时间:2022-05-24 22:21
女先生,请留步小说

简介:周若水是主角的小说叫做《女先生请留步》,小说精彩节选周若水陆清何身上发生的故事,小说作者是月初。王媒婆身体抖的更厉害了,若水那可是活神仙啊,她现在哪儿还敢卖若水。再说,张家的丫头受了那么大的罪,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她还指望着一会儿若水能帮她说两句好话,现在更是不敢得罪若水。于是咬牙道:“李老板,钱我双倍退给您。您看这事儿能不能算了。”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开玩笑,她平时算一卦怎么也得几十万起价。就算换了个身体,也不能跟大白菜一样不值钱,谁想让算就给谁算啊。师父打小就教过自己,这算命不能太廉价了,否则别人不把你当回事。

周家院子里闹的正欢,外面邻村的李老板带了几个壮汉从门外走了进来。

“王婶子,你在这啊,可让我好找。”

原来这李老板把买若水的钱付给王媒婆以后,二人说好了今天王媒婆把人带过去。李老板想到若水那张娇美的小脸就心痒难耐。可左等右等也不见王媒婆来,心里琢磨着王媒婆前些日子说的孩子娘不愿意卖女儿的事情。就准备着带几个人过来威胁一下,反正对方已经收了钱,也不怕对方反悔。谁知到了周家门口竟见大半个村子的人都聚在这里,也不知出了什么事情。忙带人挤了进来,准备问个究竟。

众人一见来的是邻村的李老板,都自觉让开了一条道路。虽然不知道李老板来这里做什么,但这年头村里人朴实,都觉得李老板这样的出息人物来了,那肯定是有正事儿的。

王媒婆见到李老板身子一抖,小心翼翼的瞥了身边的若水一眼,讪笑道:“李老板,您怎么来了。”

李老板闻言脸一下黑了下来,心道我怎么来了你不知道?他冷哼了一声,寒声道:“我等了你那么久,你也没把人给我带来,我能不亲自来吗?”

王媒婆身体抖的更厉害了,若水那可是活神仙啊,她现在哪儿还敢卖若水。再说,张家的丫头受了那么大的罪,肯定不会轻易放过她,她还指望着一会儿若水能帮她说两句好话,现在更是不敢得罪若水。于是咬牙道:“李老板,钱我双倍退给您。您看这事儿能不能算了。”

李老板闻言眼睛一瞪,怒道:“你说什么?”

李德福自打出生以后还没遇到过把到嘴的肉吐出来的事儿,心里大怒,虽说碍于在场的人多,没当场进去抢人,但是看向王媒婆的眼神儿已经是相当阴狠了。

王媒婆自然也是明白李德福的性子的,知道得罪了李德福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可两害相权取其轻的道理她还是懂的,这会儿面对李德福的怒火也只能硬着头皮道:“李老板,二丫如今不傻了,她娘不愿意卖了她。当初收的订金我双倍退给您,改明儿我给您找个更好的。”

王媒婆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人都听明白了,敢情就是这李老板要买周家的二丫头,一瞬间,众人看李老板的目光都鄙夷起来。这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李老板是有老婆的,家里老婆还是个母老虎,他把二丫买回去,最多占两天便宜,被家里的母老虎知道以后当场打死二丫都是轻的。

若是把二丫卖到他家去那就是要二丫的命啊!

村里人再联想到之前二丫被郑老太太打死的事儿对郑老太太更是厌恶,连自己亲孙女的买命钱都挣,这还是人吗?

李老板闻言沉下脸怒道:“王婶子,钱你们已经收了,哪有说不卖就不卖了的道理?哼,这人,我是要定了!”

李老板这话说的梗气,一边的张建国冷笑了一声。且不说若水救了自己闺女的命,就冲若水这身本事自己也得想着怎么讨好若水,让若水以后指点指点自己,让自己以后的人生路能够顺风顺水,自己是去过大城市,见过大世面的人,知道若水这种有真本事的大师有多金贵。

不想自己这边正想着用什么方法讨好若水呢,这边李德福就上门找若水的麻烦了。这可真是瞌睡就有人送枕头。

张建国当下就沉了脸准备开口,不想若水却先他一步开口说话了:“这位大叔,咱们中华民国是禁止买卖人口的。”

李德福见说话的人正是这几日让自己想的心痒难耐的周二丫,心里又是一阵瘙痒,李德福本来是想直接抢人的,这才带了好几个大汉来。但见如今周家有半个村子的人。也不想落下什么买卖人口的把柄。

李德福能混到今天这个位置,自然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这时候眼珠子一转,就对着若水笑道:“二丫,你真的不傻了?我可不是买卖人口。你是定了给我儿子当媳妇儿的,彩礼钱我都给了。哪能说退婚就退婚,当我们李家是好欺负的?”

李德福脸上还挂着笑,但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声音却是说不出的阴冷,眼睛也扫向了一边的王媒婆和郑老太太,看的王媒婆忍不住就打了个哆嗦。

李淑芬感念若水救了自家女儿,这时候忍不住开口道:“谁不知道你家儿子才十岁,人在县城里上学,十岁的娃娃娶什么媳妇。你骗谁呢?”

众人听了李淑芬的话又想起来刚才李德福咧开嘴对着若水笑,露出一口大黄牙,看的众人只感恶心,这么大年纪了,又是有老婆的,还想买二丫这年轻小姑娘当小老婆,真是不要脸。关键是还敢做不敢当,还说是给自己儿子娶媳妇。你儿子十岁就能娶媳妇了,那还真是神了。

李德福谎言被李淑芬揭穿了,脸上一点恼色也没有,反倒笑眯眯的道:“咋?我儿子小就不能提前定个媳妇了?村里养个童养媳不是很正常?我看二丫长的水灵,提前给我家小子定下了,不行?”说到这里,阴鸷的眸子扫向李淑芬,冷声道:“我李家在这十里八村的好歹也是个大家族,可不是任人欺负的。收了我家的彩礼钱就得把人交出来。我又没做犯法的事儿,谁敢嚼舌根?”

张建国早就想说话了,这时候见李德福还敢威胁自己老婆,当下就冷了脸,哼了一声:“谁说没人敢嚼舌根,二丫看不上你那小儿子了不行?结了婚还有离婚的,何况只是收了个彩礼钱,退了就是了,你还想咋的?”

张建国一说话村里的人都七嘴八舌的附和起来,李德福黑着脸对着张建国问:“你是什么人?你知不知道我可是隔壁村李家的,我们家在县城里有好几家厂子,你惹了我没有好下场。”

张建国冷笑了一声,道:“一个小小的老板也敢在老子面前猖狂,老子在部队里已经是营长了,就算是县里的警察局长见了老子也得给几分面子,你算个什么东西。告诉你!二丫跟我亲闺女一样,你要敢动二丫,老子让你把牢底坐穿了你信不信?”

李德福听了这话吓了一跳,这年头战乱不断,部队上带兵的人连县长都不敢惹,更何况是他一个小小的老板。而且听张建国这口气明显是警察局有人,自己还真不敢惹。只是这周家的二丫头啥时候跟张建国这种当官的扯上关系了,难道说这张建国也看上二丫了?

李德福此时脸黑的跟锅底一样,自己在村子里橫了这么多年,还第一次有人敢这么指着自己鼻子骂的。偏偏对方还是自己惹不起的人。

李德福心里挣扎了一阵,终于还是没敢惹张建国,只把目光对向了看起来好欺负的若水身上,狠狠道:“你们敢耍我!给我等着!”说罢就转身带着人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