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心机女穿越后,步步高升当主母

心机女穿越后,步步高升当主母

  • 状态:未完结
  • 分类:古代
  • 作者:黑暗大荔枝
  • 来源:常读非
  • 更新时间:2024-02-12 09:14
心机女穿越后,步步高升当主母小说

简介:精品小说《心机女穿越后,步步高升当主母》,类属于宫斗宅斗类型的经典之作,书里的代表人物分别是苏晚陆归舟,小说作者为黑暗大荔枝,小说无错无删减,放心冲就完事了。小说目前还没有完结呢。本文讲述了苏晚穿越古代成了不受宠女主,前世的苏晚是在娱乐圈厮杀出来的顶流小花。苏晚穿越当天整理了原主记忆后发现自己居然怀孕了。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回程的马车上,陆嘉玉有些心不在焉。

小脸更是时不时的露出不明就里的笑容。

苏晚瞧她这个样子就明白了。

“怎么,是不是觉得尘哥哥很英俊,很吸引人?”

年轻的小女孩嚒,见着帅哥被迷住了很正常。

可是梁尘不是陆嘉玉的良配。

这段时间,陆嘉玉待她很不错,周氏有心机,可是陆嘉玉却被周氏保护的毫无心机。

梁尘对她们的称呼都截然不同,一个被叫嘉玉妹妹,一个叫晚娘,已经表明了他是对苏晚有心思,可陆嘉玉这个笨蛋,压根就不懂男女之间的机锋。

哎。

她这个人向来是,谁对她好,她便对谁好的性格。

苏晚现在已经知道,梁尘此次入京,要求娶的是高门大户之女,陆嘉玉的家底,那梁家肯定不会放在眼里的。

所以,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陆嘉玉陷进梁尘那个花花公子的柔情里。

“你有了尘哥哥,就把千生哥哥给抛在脑后了哇。”

苏晚故意提起陈千生。

陆嘉玉这才想起自己之前暗恋的白月光,脑海中梁尘的脸换成了陈千生温雅的面孔,辩解道:“我才没有呢。”

回了香绯院后,苏晚解了腰带要眯一会,金桃从外面进来,端着一盆水,打湿了帕子,要给小姐擦脸。

却吃惊的叫了一声:“小姐,你发髻上插了一支珠钗。”

苏晚忙坐到梳妆镜前,侧过头,果然看到后脑勺斜上方的发髻里,不知何时插入了一支精致的珠钗。

是晶莹剔透的羊脂玉茉莉小簪。

考功精细,玉色很纯,这支簪子都可以做她压箱底的陪嫁了。

“早上出门的时候,小姐明明没有佩戴什么簪子啊。”

金桃好奇的问:“这是小姐在外面买来的吗?”

苏晚摇摇头,仔细回忆了下。

送梁芙进花轿前,好多人挤在一起,闹腾的很。

她记得梁尘似乎从她身后一闪而过。

她握紧了这支簪子,确定了一件事,应该是那个时候,梁尘悄悄的给她插上了这支簪子。

“这簪子很是漂亮呢,小姐,我给你收起来吧,以后就常戴着,低调还不抢眼。”

金桃欢喜的要把簪子收起来。

苏晚却沉下了脸,对金桃说道:“找个小的木盒子来,把这支簪子单独放在木盒里。”

大庭广众之下,梁尘那厮好大的胆子。

她一个未婚女郎,让他这般戏弄,若是落到旁人眼中,她可就名声扫地了。

苏晚有些哭笑不得。

她和梁尘还真是一个海后一个海王,某种程度来说,他俩还挺配。

只是门第有悬殊,梁海王的那摊子浑水,还是不淌为好。

半梦半醒间,苏晚做了个梦。

梦里的她浸泡在水中,想要挣扎着爬上岸,脖颈那里却始终摁着一只手。

那只手的力道很沉,每当她的头从水里探出呼吸空气,就会被重新摁下去。

苏晚奋力挣扎,却只能听见那只手的主人发出一声声低笑。

“不喜欢喝茶,不喜欢泡温泉,你说说看,你到底喜欢什么呢?”

手终于舍得松开了她。

苏晚从水中挣扎而起,湿漉漉的眼睛,看到了那只手的主人。

是陈三。

这个梦做的很短,苏晚很快就被残烟唤醒了。

残烟一脸忧愁:“做了什么梦,怎么出了那么多汗。”

苏晚捂着颤动的胸口,呼出一口气,缓缓摇头:“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

与陈三见过两次面,过程和结果都一言难尽,还害的自己做了那样的噩梦。

苏晚叹气,问残烟:“我是不是有点憔悴了。”

残烟摇头:“小姐的脸有点红,一点都不显憔悴。”

苏晚不信:“我的脸色一定很难看。”

这也不怪上次一别,陈三就没来找过她了。

像陈三那样的顶级权贵公子哥,现在一定在左拥右抱,早把她抛之脑后了。

她就不该拒绝那次喝茶的邀约啊!

苏晚悔恨不已,却也无可奈何,只能更加尽心的折腾自己,把每天练习瑜伽的时间提升到了一个半时辰。

美貌,是她唯一的资本,她必须牢牢把握住这份资本。

在她疯狂变美的这几天,陆归舟给她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她的诗集被张祭酒看上,推给了星兴书坊,已经开始印刷了。

出版诗稿文集不能用真名,苏晚便为自己取了个别名——半山居士。

这日傍晚时分,陆归舟兴冲冲的来香绯院报喜。

“晚妹,你的诗集已经在各大书铺开始售卖了。”

陆归舟笑道:“我自己一人买了三十本,你看看。”

苏晚放下手里的花,接过他递来的册子,认真的翻阅着。

印刷的还不错,字迹清晰,没有错别字。

苏晚现在就希望诗集能多卖些,卖的越多,她将来的名声就越响亮。

“姐夫,这一切都多亏有你出力。”

苏晚温柔款款的夸赞了陆归舟一番,把他夸的心花怒放。

接着又拿出一个香囊。

“我无以为报,前些日子,亲手缝制了一个香囊,里面放了一些晒干的决明子,可以清目养神,送给姐夫。”

“晚妹,你太客气了。”陆归舟接过香囊,很是激动,想要一把握住那双嫩白的小手,却看见站在一边欲言又止的金桃。

陆归舟压下那点旖旎的幻想,轻声说道:“晚妹,你想要出版诗集,现在已经出版成功了,你还想做什么,只要我能帮上忙,我都会出手相助的。”

“我最想做的还有一件事,但这是个秘密,我不能跟你说,也不能对任何人说。”

暧昧是由言语,眼神,动作所展现出来的。

就像苏晚现在这样似是而非的话,加上泪眼朦胧,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一下子就把陆归舟的好奇心勾起来了。

“究竟是什么事?”

苏晚凭窗眺望远方,像是陷入了回忆中:“自从那天和嘉玉妹妹去给梁家小姐送嫁后,我就一直在想,将来的某一天,我出嫁的时候,会穿着怎样的嫁衣进花轿呢。”

“我也想穿着那样一身大红色的嫁衣嫁给心爱的郎君呀。”

说完,柔情款款的朝陆归舟投去一个幽怨的眼神。

“姐夫,这件事,你是帮不了我的。”

陆归舟沉默了。

女子穿大红色的嫁衣出嫁,那一定是做正妻,妾室不能穿正红色,最多只能穿桃红色。

妻妹是想嫁人了,而且想做正妻。

陆归舟的心狠狠一疼。

他已经娶了苏琳,如何再娶苏晚。

喜悦瞬间消息,他失魂落魄的从香绯院出来。

陆归舟的身影才消失,刘嬷嬷搀扶着苏琳便现身了。

苏琳悲愤不已:“嬷嬷你瞧见没,方才陆郎那般失魂落魄,一副伤心至极的样子,一定是苏晚在作祟。”

刘嬷嬷便说道:“不如去找晚小姐谈谈吧,如此这般僵持着也不是个事。”

苏琳眸中闪过一抹狠厉。

“那就跟她好好谈,我就不信,我还拿捏不住她一个小小庶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