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开局躺赢,太子奉命娶妃

开局躺赢,太子奉命娶妃

  • 状态:未完结
  • 分类:古代
  • 作者:冰淇琳
  • 来源:常读非
  • 更新时间:2024-02-21 09:19
开局躺赢,太子奉命娶妃小说

简介:《开局躺赢,太子奉命娶妃》这本小说中,主人公们的名字是顾骁苏映雪,也是当下十分有话题度的小说人物,小说中的故事由“冰淇琳”大大打造,出品了多本佳作的作者大大十分擅长打造这一类型的小说,感兴趣的朋友们点击我们就可以直接阅读全文了。小说讲述的是:顾骁身为太子,自幼就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帝后的骄纵让他变成了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太师的眼神变幻莫测,惊奇不已。

顾骁将推恩令实施之后的利弊,全部分析的很透彻,太师听后,久久不能平复跌宕起伏的心情。

等推恩令被朝廷施行以后,藩王的权利、势力,都被自己的手足兄弟瓜分,这将大大削减藩王对朝廷和皇帝的威胁性。

在此之后,各地藩王就如砧板上的鱼肉,不管是明德皇帝或者是太子,随时都可以翻旧账,洛枳一个谋逆的罪名,顺理成章将其杀之而后快!

“若是如此,顾浩可杀!”

顾骁轻点皓首,郑重其事地说:“请太师不计前嫌,重归朝廷,助父皇推行推恩令,解决藩王之乱!”

太师果断放下芥蒂,语重心长承诺道:“太子殿下尽管放心,老臣明日一早就会参加早朝,协助陛下完成推恩令的施行!”

“谢太师!”顾骁感激不已。

解开误会,太师心情大好。

不仅让许嘉柔将族人都叫回来,向顾骁一一介绍着族内成员,而且还找了许家的几名青年才俊,再三强调了他们的擅长领域。

其中。

许元亨,乃是许嘉柔同父同母的亲兄长,从小就学诗词歌赋,非常擅长吟诗作对,文采斐然,在去年文试会考上拔得头筹,今年将参加殿试。

许元顺,乃是许嘉柔的堂兄。自懵懂之年就对刀枪非常感兴趣,后来太师投其所好,让其研习武艺。许元顺无愧于太师的期盼,凭借高强的武艺,成为虎啸军的一名校尉。

两位兄长能文能武,是个好助力!

顾骁的身边除了魑卫保护,就只剩下几家岳父的鼎力支持,他的身边和手下都稀缺人手。故而对太师引荐的青年才俊,欣然接受。

相信太师的眼光,不会有差!

时逢午时,太师请顾骁入席用膳。

因男尊女卑的思想非常严重,许家女眷都到后堂用饭,只有许家男丁才有资格和顾骁同坐一席。

正当众人用膳的时候,被关在太师府外面的魑卫闯入府中,火急火燎到正堂禀报情况。

“太子殿下…大事不好!”

能让魑卫慌乱的,只有烈阳阁!

顾骁脸色一变,放下手中筷子。

同桌的许家人包括内堂的女眷,无一例外都听见了魑卫的话,默契的众人纷纷放下碗筷,聚精会神听着。

魑卫不敢耽搁,说道:“监守的兄弟传来消息,湘王世子派遣侍卫再度到烈阳阁,经打探,烈阳阁改变计划,欲在今夜行刺太师!”

自从顾骁与湘王世子顾浩撕破脸皮以后,整个湘王府的人,都受到魑卫的密切监视。

尽忠职守的魑卫,发现湘王府侍卫急匆匆外出,顺藤摸瓜一路尾随,发现湘王府和烈阳阁有密切往来。后经监视发现,烈阳阁的人欲行刺太子顾骁。

幸亏魑卫及时将此事告知顾骁,让顾骁有了时间准备一切,在昨夜刺杀以后,顾骁就命魑卫加强监视,重点关注湘王和世子,以及烈阳阁和洪崫洞的动向。

果不其然,又有了动静!

魑卫的几句话,使得许家人勃然大怒,豁然起立。年轻的后生心浮气躁,忍不住当场破口大骂!

“烈阳阁是个臭名昭著的刺客组织,湘王世子居然敢跟他们有所勾结,着实可恶!”

“祖父为大庆鞍前马后,不辞辛劳,培育出多少文人墨客为国效力,可以说是功在社稷。没想到这湘王世子竟敢心生恶念,妄图杀我祖父!”

“诗会上与湘王世子见过几面,待人处事彬彬有礼,看起来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不想私底下居然藏着如此毒蝎心肠!”

“可恨!”

许家男儿愤愤不平,唾骂着顾浩。

身在内堂的许嘉柔,不可置否也听见了消息,花容失色提着裙摆跑出来,忐忑不安对顾骁说:“太子殿下…请您务必救救祖父!”

顾骁握住纤纤玉手,暗示许嘉柔放宽心,遂即说道:“太师乃我大庆国之栋梁,中流砥柱,有本宫在,绝不会让烈阳阁伤及太师!”

短短的几句话,暖到许家人心里。

“妾身谢太子殿下庇护!”

膀大腰粗的许元顺立即表态:“草民愿听从太子殿下调遣!”

“愿听太子殿下调遣!”其他许家子弟纷纷表明立场。

太师望着顾骁,骤然长叹。

其实他清楚湘王世子顾浩的目的。

在他名下的门生诸多,多数又入朝为官,而太师作为忠心耿耿的帝党,又身为太子的老师,可以说在大庆的朝廷里占据重要地位。

他若返回朝廷,对湘王党绝对是一大打击,而杜绝这种隐患的发生,那就是让这个人彻底消失!

顾浩的野心,已经暴露无遗!

难怪,顾骁非要杀他杜绝后患!

“魑卫听令。”

“属下在。”

顾骁沉声说道:“调遣现有魑卫,全数埋伏在太师府中,等着烈阳阁的人找上门来,将他们尽数诛杀,一个不留!”

“属下遵命。”魑卫恭敬退出。

嘱咐魑卫进行围剿布局,顾骁别有深意看向许元亨和许元顺,以及许家的年轻子弟们。

“烈阳阁心狠手辣,今晚会有场恶战,尔等若不怕死,便率领太师府上的仆人杂役,拿起武器暂时藏匿,配合魑卫诛杀刺客!”

许家子弟个个义无反顾地说:“草民听凭太子殿下安排!”

“很好!”

太师不免担忧道:“太子殿下身份贵重不容有失,何况今夜将迎来血雨腥风,更不可久留府上,老臣恳请太子殿下即刻起驾回宫!”

“若是连对付小小烈阳阁的胆子都没有,太师敢指望,本宫今后能扛起大庆的江山社稷吗?”顾骁一句话怼地太师哑口无言。

许元亨亲耳听见顾骁的慷慨陈词,刹那间只觉热血沸腾,铿锵有力地说:“太子殿下好胆识,许元亨愿终身效忠太子殿下!”

顾骁拍了拍许元亨的肩膀,说道:“作为读书人,你的脑子要比力气更有用,今晚便辛苦你,保护太师及府上女眷!”

“太子殿下……”

“听命行事!”

许元亨无奈说道:“草民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