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系统女夺我一切觉醒回来我杀疯了

系统女夺我一切觉醒回来我杀疯了

  • 状态:未完结
  • 分类:古代
  • 作者:是羊羊呦
  • 来源:常读非
  • 更新时间:2024-02-21 09:48
系统女夺我一切觉醒回来我杀疯了小说

简介:《系统女夺我一切觉醒回来我杀疯了》是由“是羊羊呦”大大所写的一本小说,在这本小说中,故事主人公的名字是叶桑宁姜长宣,全文正在火热更新中,已更新至11.0万字,小说全文也是受到了一众好评,感兴趣的朋友点击我们就可以阅读全文了。小说讲述的是:死了三次的叶桑宁到现在才知道,原来自己所处的是一款游戏中,而她不过是一个可怜的npc罢了。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裴贺安咬了咬牙:“属下知道了。”这才用手沾了那雪肤膏,手指微微有些颤落到少女白皙的后背上。

白皙如玉的食指只虚虚落到那伤口上,唯恐碰到少女周围肌肤,眼睛也不敢乱看。

可余光却不可避免看到一片白,鼻腔缭绕着少女身上的幽香,让他的脑袋都有些发沉,因此动作格外慢。

雪肤膏冰冰凉凉顿时让火辣辣疼的伤痕好受了很多,叶桑宁舒服的喟叹一声。

少女的声音如同猫儿撒娇一样,裴贺安手一抖,直接摸到了旁边光滑细腻的肌肤,触感好似最上等到丝绸。

他像是烫着了一样,急忙撤回手,耳尖泛红:“郡主,好了。”急忙直起身背过身去。

“天凉,郡主快些把衣裳穿上吧。”

叶桑宁淡淡的看了眼窗外高挂的太阳,不紧不慢的拉好衣服,起身系好腰带。

“交代你做的事情办的不错,我很满意。”她坐到桌边,伸手抽出了少年藏起来的纸。

裴贺安听到动静,转身看去,顿时有些慌乱:“郡主那没有什么好看的。”他伸手想抢过来,却又想到了少女说过的话,动作又顿住。

只能眼睁睁看着少女盯着那字仔细打量,顿时有些局促,耳朵刚刚消下去的红晕又冒了出来。

只不过上次是因为害羞,这次确是因为窘迫,他手微微握紧,等着这个恶毒的郡主开口讥讽。

“你这字完全是在照着字帖瞄,有形却无神,与其说是写倒不如用画更贴切。”叶桑宁放下纸张,拿起一旁的毛笔吩咐:“给我磨墨。”

裴贺安一愣,抬头有些诧异的看向她,没想到她竟然没有羞辱他,还这么认真点评。

他狐疑上前磨墨。

室内安静,只偶尔传来布料摩擦纸张的声音,裴贺安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少女落笔。

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跟着悄悄比划,叶桑宁的字不像她给人的感觉一样柔弱,反而竟比一般男子还要豪放肆意。

裴贺安只一眼就喜欢上了,而看向少女的眼神越发幽深。

“好了,看清楚我怎么落笔了吧,这是你的名字,回去好好练习。”叶桑宁放下笔,侧头冲他灿烂一笑。

这一笑,色如春晓,春花绽放,屋内仿佛都亮了,裴贺安心猛得一跳,第一次被女子的容貌惊艳。

他自己的容貌就是万里挑一,见惯了自己的脸,这还是第一次觉得别人好看。

“多谢郡主,我一定会好好练习,不给您丢脸。”

“恩。”叶桑宁扫到少年脖子微微一顿:“你这次事情做的不错,作为奖励,我可以帮你去除脖子上的奴印。”

顿了顿又道:“又或者是……你想治好嗓子。”她不会无缘无故给他好处,这样只会让对方不断试探她的底线,顺杆子往上爬。”

这个小奴隶现在可不会感念她的恩情,就是只白眼狼,总想从她身上得到最大的好处。

闻言,裴贺安那双深蓝色的眼中起了波澜:“郡主真的能除去我脖子上的疤痕?”他这些天也听这府上很多人夸她医术高超,更是什么李神医的弟子。

但也并未放在心上,毕竟府上所有人还都说面前少女心善,是神女转世呢。

真是荒谬。

“可以,很简单。”叶桑宁知道答案了,把刚刚剩下的雪肤膏扔过去:“一日三次,半个月你脖子上的疤痕就能淡下去,一个月差不多就消失了。”

顿了顿又补充道:“你脖子上的掐痕,用一天也会消下去。”

裴贺安接住,握紧了这药膏,眼中带着狐疑,这么简单就能去除奴隶印记。

这印记是拿烙铁烫完,又洒了特殊药粉,让疤痕很深经久不愈。

只要被烙上奴隶印记,可以说这辈子就摆脱不了奴隶的身份。

……

刚刚回到韶光院,就有丫鬟过来通禀:“郡主,王妃请您去主院一趟。”

叶桑宁秀眉拧了下,她刚刚受伤,按理说现在她还未被叶王妃厌弃,不应该不顾她的身体情况还要请她过去。

除非……想到某种可能,她嘴角扬起,眼中都是兴奋。

而当她进了主院,看到屋内的一个人时,证实了心里的猜测,敛下心神。

她朝着上首的叶王妃叶靖北行礼:“女儿见过父亲母亲。”

“快些起来。”叶王妃给司琴使眼色:“扶郡主坐下。”不管在着急,她家宁宁后背还有伤呢。

而身后的云月兮咬了咬唇,着急的不行,长宣为什么会摔下悬崖,现在情况到底怎么样了。

每一次游戏的发展轨迹都不同,完全无迹可寻,所以这些突发的意外也根本无法避免。

“王妃,桂嬷嬷还等着呢。”她低声提醒一句,眼神有些阴鸷的扫了眼凳子上的少女。

这一次游戏难度果然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难,这个叶桑宁这次在叶王府的名声地位极高。

她努力几天,竟然只让叶王妃对她亲切了些,不过这样也好,到时候把这样优秀的叶桑宁拉下神坛,推入地狱的感觉一定很好。

一直几次欲言又止的桂嬷嬷朝着她露出感激一笑,连忙道:“王妃,我们世子情况紧急,实在是需要郡主亲自过去诊治。”

叶王妃这才反应过来,对叶桑宁道:“宁宁,姜世子不知怎么从山崖摔了下来,情况危险,你去看一看。”

“好。”叶桑宁睫毛煽动了下,嘴角弯起,果然摔下去了呢。

不愧是男主,这都不死。

云月兮见她们要走,一咬牙出声:“王妃,我也懂医术,可否允许我也去看看,正好也可以给郡主打下手。”

她的医术已经跟着李神医学了五世,早已经登峰造极,如何是叶桑宁这个区区学了十年的人能比的。

正好,也借着这次机会让大家看看,叶桑宁的医术不过是众人吹嘘出来罢了,正好踩着她传出自己的名声。

众人都看向了她,似乎没想到她一个小小丫鬟竟然说出这种话。

叶桑宁脚步顿住,疑惑问:“母亲,她是谁,你身边原本的丫鬟呢。”

叶王妃眉头也微微皱起,有些不喜云月兮自作主张出声:“这是母亲新收的大丫鬟云月兮。”

她温声问:“月兮,你当真会医术,如果只是粗粗懂一些药理可不行,这样只会给郡主添乱。”

“请王妃放心,我自小对医术极其喜欢,跟着很多大夫学过,已经学了十几年了,虽然比不上郡主,但也绝不会添乱。”她羞涩一笑,眉眼间却都是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