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代 >

报告王爷!王妃又出去作妖了

报告王爷!王妃又出去作妖了

  • 状态:未完结
  • 分类:古代
  • 作者:妖小米
  • 来源:常读
  • 更新时间:2024-02-23 10:07
报告王爷!王妃又出去作妖了小说

简介:《报告王爷!王妃又出去作妖了》是“妖小米”大大 所写的一本小说,小说中水迟音冷华景等人的故事由作者大大的经典小说改编,目前已更新至1758章,如果您也对这本小说的故事感兴趣的话,可以点击我们直接阅读全文的精彩内容哦!小说中故事讲述的是:水迟音做梦都没想到,自己在穿越后的日子竟然会如此的难过,嫁给的丈夫不仅是个残疾,自己还得伺候他。

开始阅读
精彩节选

她的话许是让冷子安有了一丝的顾虑,他长长的叹了口气准备起身,多生见状,忙用力将他扶起,他看着迟音,低声询问着,

“那我可以进去陪他吗?”

“不可以。”

迟音直接果断的打断他的话,

“他现在的情况很不稳定,知我的人都懂,我为病人医治时,不可以有人打扰,也不可以让人中途去见病人,所以你只有等。”

虽然冷子安迫切的想要陪在小志的身边,却也知道迟音话里的意思。

他站直了身子,突然对迟音躬身行礼,见此,迟音忙抬手虚扶,

“皇叔这是为何?”

冷子安抿了抿嘴角,深叹一口气,垂手对她抱拳道:

“以前皇叔多有得罪,你却在尽心尽力的救治小志,我就将小志交给你了,皇叔这厢先谢过你的不计较之恩,再谢过你救治小志之恩。”

他的举动,着实让迟音吓了一跳,这位居高自傲的镇南王竟然为了自己的儿子,给自己这个晚辈行礼作揖,这点,让迟音的心里一阵酸涩。

她忙欠身回礼道:

“皇叔这样真是折煞迟音了,小志虽是您的儿子,也唤冷华景一声师父,唤我一声姐姐,我会用尽全力保住他的性命,您放心回去歇着吧。”

冷子安这才长长的呼了口气,对她点头后,转身,落寞的离开。

他的背影,看起来有些凄凉,没了之前的傲气,突然多了几分沧桑。

看着他离开,冷华景上前拉住她冰凉的手,低声问道:

“蓝儿累了吧,去歇一会吧,这里由我来守着。”

迟音轻轻摇头,小志的情况不稳,别人守着她怎么能放心呢?

她轻笑着拒绝了,“相公放心,我没事,一会我进去睡会,你叫人轮流在此值守,一定不要让任何人进来,我的医治方法来自异世,不可让人看见,不然解释不清。”

对于她的话,冷华景深信不疑,若非如此,他也不能直立的站在这里。

他重重的点头,抬手将她脸上的碎发拔落,看着她疲倦又苍白的脸,轻声叹了口气,关切的说道:

“好,我会在此守着,有什么事,你吱会一声就好。”

“不用。”

她拒绝了他的好意,“你去隔壁房中休息吧,小志不定哪时会醒,也许一天,也许一个月,也许一年,大家不能一直熬着,只要保证门口有咱们自己的人值守便可。”

其实她知道,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这附近,已经布满了冷子安的人,怕是一只苍蝇也不会飞进来的,不过她还是觉得有几个自己的人在这里,她才能放心。

冷华景见她态度坚决,这才眼含温柔的看着她,轻声说道:

“那好,你去休息,我就在隔壁,有事随时叫我。”

迟音重重的点头,“去吧,我也进去看看小志。”

言落,她对冷华景轻笑,将手从他的手心抽出,转身进了屋。

关上门的瞬间,她直接倚靠在门上,她感觉自己浑身无力,整个人似乎要散架一般。

但是她不想在冷华景面前表现出来,她怕他会担心,那样他便不会去休息。

在原地休息一会,她才来到手术室里,看着呼吸机上那有规律波动的频率图,心里多少有些安慰。

她坐在床边,看着戴着氧气罩的小志,轻声嘀咕道:

“是姐姐对不起你,你一定要坚强,姐姐知道你是个坚强的孩子,你一定会好起来的,你还有好多的事情要做呢,知道吗?”

她知道,她说什么小志都不会有回应的,她深呼了一口气,又为小志换上了一瓶营养液后,才在一边的休息床上躺了下来,一会功夫,她便进入了梦乡。

梦里,她回到了前世,站在满是陌生人的大街上,她很无助,她在寻找冷华景的身影,可是却根本找不到。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被掏空一般,她想用力的喊出冷华景的名字,却发现自己根本张不开口。

忽然,她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那是冷华景,他牵着小志的手,他们的表情呆滞,正背对着自己,渐行渐远。

“冷华景……”

她终于喊出了声,却也在此时惊醒。

看着周边熟悉的手术室,她再次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再次睁开眼睛。

想着刚才在梦境中发生的事,她的额头上冒出一丝冷汗。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做一个这样奇怪的梦,明明冷华景就在隔壁的房间,明明小志就在自己眼前。

坐在床上,她深吸一口气,想必是因为自己看到小志被人伤成这副样子,太过无助了,才会做此恶梦吧!

摸着自己头上微微渗出的汗珠,她起身来到小志身边,抓起他的手摸了摸,又将手搭在他的脉搏上,好在,他的脉搏跳动了。

她的嘴角微微上扬,心里多了几分安慰,脸上多了几分轻松。

……

次日,保和殿内,皇上高坐在正堂之下,面色幽暗。

冷子安正襟危坐,脸上的愤怒之情溢于言表。

这里安静异常,冷子安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提高了声音喊道:

“皇上,这件事,你要给我个说法。”

皇上的眉心紧了紧,转头看向刘德昌,用探寻的语气问道:

“刘将军,此事,你怎么看?”

刘德昌的眸子猛的一沉,目光清淡的说道:

“皇上,此事非常蹊跷,无怨无仇,谁会害刚刚进宫的一个孩子?臣昨天一夜未睡细想此事,最后得出结论,做此事的人,定是希望分崩皇上与镇南王之间关系的人,所以臣认为,一定要彻查此事,揪出这妄图不轨之人。”

他的话,让皇上的眉头紧了紧,这个道理,他怎会不懂,可是在这皇宫内,谁会做出此等下作的事?

他转头看向冷华景,面色凝重的吩咐道:

“钰儿,这件事就交由你来查办,一定要尽快查出结果,给镇南王一个交代。”

冷子安见皇上的态度诚恳,也一改昨日的愤怒,叹了口气,沉声回道:

“如果此事真如刘将军所说,那此人真是可恶,若查出其身份,定要将其五马分尸,以慰我儿受过的苦难。”

提到小志,他的脸上顿时阴云密布。

皇上见此,关切的询问,“钰王妃那怎么样?”